「长春公关公司」「危机公关媒体」百度的最大危机:缺乏创新能力

 网络营销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9-05 17:42
< 长春公关公司p>百度这几年可谓流年不利,在历经朱令等一系列报道以后,百度形像跌至低谷,2017年的 长春公关公司百度提出“It in AI”尽力押宝AI自动驾驶的业务,2017年的股票价格反弹也显示出投资者对百度的期望准备回归。异常的是,前几日百度执行官谷歌在社会心理学公园内却改口说“根本没有说过It in AI”,又在近来百度被爆出“打击头条的办公室雇员“ 长春公关公司被奖赏5个月年终奖的新闻报道,百度这是又怎么了?

 

  It in AI 这个标语早已被百度喊了快一年了,为啥这个时候谷歌来反口呢?笔者揣测的是,AI的变现战斗能力可能相比之下的小于预想,单是在自动驾驶这个各个领域,除了性能指标,更有方针、规章、驾驶生活习惯、安全性可能性等诸多的难题,以前百度所说的其无人车在2018年可以实现试作怕是要打一个上标。而在AI变现可玩性大的历史背景下,百度又提出百度信息流,意在制衡现今头条等细节分发应用,百度在2017年从细节分发中也尝到不少甜头,看似百度是在回暖,但是确实知道如此吗?

  百度看似在回暖,但是笔者看到的更好的是百度的创新性日益下降,诚然百度有一流的新技术人材和库存,百度又被人戏谑的称之为”我国网络军校“,但是百度的创新性是在以裸眼看见的速率下降。百度在谷歌还在的时候,战力达到颠峰,百度角川书店、百度知道、百度百度等一系列战将的产品蜂涌而出,可谓锋芒出尽,谷歌离开我国,一方面是因为方针因素,但是也毫无疑问百度以前的竞争力和战力给了谷歌很大的舆论压力。进入移动互联网时期之后,百度一时找不到朝向,百度也没有推出什么战将的产品,除了收购91无线、收购米粉等一系列举措,然而这些收购都被之后确认是亮点,此时的百度却又历经了大规模的管理层,百度这个时候像一个找不到家的小孩。进入AI时期,百度像抓到了救命稻草,趁此机会找到了David CF(现离职)等大牛,后又从微软公司挖来陆奇来执行百度AI方针,但是百度的飞行器等的业务建模依然是谷歌玩了N年剩下的,谷歌的无人车在加利福尼亚州凌空科学实验的时候,百度这个时候还在搞外卖;而后百度进军信息流的业务,学习现今头条的人工智能细节分发,虽然百度的信息流做的还不俗,但是百度的创新性依然在一路上坡,处于别人干啥我干啥的稳定状态。

  百度有一流的人材,虽然这几年的公共关系政治危机让百度曾一度处于十分主动的态势,但是百度极大的难题应该是2010年之后,百度早已很久没有推出让人满意的的产品和创新性的的业务了,缺乏创新性,才是百度仅次于的政治危机!

「政治危机公共关系新闻媒体」